区块链是什么:本质、特征及其应用

区块链火了,几乎是一夜之间,许多人对此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有什么用,怎么会这么火。于是,有人说它是一种加密技术,也有人说它是一种数字货币(比特币),如此等等,摸腿说象,众说纷纭。
区块链,简要地说,既不是加密技术,也不是数字币,而是一种以加密技术为安全保障的电子化交易信息公示系统,其功能类似于经公证了的信息公示牌。面对区块链技术支撑的虚拟产品,人们只需要输入一串验证码符即可反向验证或判断所公示的信息之真伪,或从而有理由相信其为真品。打个比方说,传统的有形商品(比如猪肉)在交易过程中,人们为了防伪(杜绝病死猪),所采取的信息公示的办法就是,每个流程由各地各级屠宰企业、动物检验检疫部门盖红(蓝)印,以此来证明其为“放心肉”,可安全购买和食用。但对于网络时代的数字化产品而言,其真伪识别问题同样至关重要,为解决数字产品的真伪识别问题,目前比较热推的保真技术路径就是数字加密,经加密处理后所公示出来的交易信息就叫区块(block),这些交易信息的全流程各环节可以串连起来构成一个链条(chain),如此也就成了区块链(block chain)。
所以,区块链的底层技术是防伪加密,但其本质仍只是信息公示系统,其功能在于建立电子化交易、传输过程中的信任关系。具体而言,“区块”就是交易信息公示牌,形象地说,这个公示牌上有标题、正文及其它,标题主要记载商品信息及前手交易信息等,正文部分主要记载本次交易信息,其它部分主要记载加密信息与验证接口等信息。人们对这个记载交易信息公示牌的行为叫“记帐”,由于记帐是分开来分布式进行的,所以称为“分布式记帐”。当这些公示牌被人们一块接一块连成串儿时,就成了区块“链”。由于分布式记帐默认为是去中心化的,即链接权开放、无统一管控,即为了防止“一物二卖”现象或区块“链”出现分叉导致公示系统出现混乱,设计者(有研究说是中本聪)采取了两个办法,一是奖励制,二是多数决。所谓奖励制,就是鼓励人们大胆地去解密、记帐、链接,只要能完成这些任务就可以获得一笔奖励(比特币),但每次奖励的比特币数量递减。而所谓多数决,是指当人们纷纷投身于这块记帐得奖  励的游戏中不断寻找解密密码时(通俗称为挖矿),就会出现分歧或分叉,需要依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办法来解决。这就像高速公路上出现若干个出口一样,导致交易信息公示系统出现混乱,对此,设计者采用了多数决策略,即哪一条链上链接的公示牌(区块)多,哪一条链就胜出并默认为“正途”。
这里,我们不难看出有这样几个问题:首先,区块链并不等于数字币。比特币(bitcion,直译就是字节币)只是设计者为鼓励开发和链接而设计的一种奖品(是公示链条外的副产品),许多人把对数字假币(比特币之流)的质疑和抱怨全部发泄到了区块链技术之上,这种做法是不对的。其次,区块链并不必然去中心化。“去中心化”模式有两个前提假设,即在区块成“链”过程中必须采取分布式记帐与链接权开放,但我们认为这不是必然的或唯一的选择,而是有其它可能的成链模式。再次,在算力优胜原则面前,“多数决”原则失灵。在国家控制的强大的银河计算机、量子计算机等超强机器的算力面前,分布式记帐者小米加步枪的游击队式的算力(挖矿能力)显然是微不足道的。最后,除了人们常说的哈希函数加密法外,各应用领域中的区块链,其所采用的加密技术是否一致,各自背后的算法究竟是什么,目前我们还没有一个清楚的答案。
在一定意义上讲,区块链并不是加密技术本身,也不是数字货币本身,它只是经加密了的交易信息全流程公示系统,其功能在于让交易者之间形成信任关系。正因如此,区块链技术可以应用于很多很多领域,而不简单地应用于数字货币,这也就是如今出现“区块链+X”的模式的原因,它可以在各个数字世界里发挥信息公示功能,促进交易者之间的互信。当然,我说讲的“交易者”并不只是商人,而是指整个交易流通环节中的每一个经手人。对应到现实生活中,以司法审判中的电子签名为例,经过这样的加密技术处理后所公示的信息(block),法官输入验证密码并成功验值后,他才能相信眼前所看到的(或当事人所提交的)电子证据中的电子签名为“真品”,而不是伪造的PS图片。
至此,我们可以说,区块链有这样几个特征:一,它是以某种加密技术为安全技术保障的。通说认为是采用了哈希函数;二,它主要应用于验证电子化(数字化)产品之真伪,具有电子产品真伪识别或保真功能;三,它是一套全流程交易信息公示系统,其本意在信息公示,其目的在建立交易者之间的信任关系。
对于区块链技术,我们既不要神化,也不要污化。它并不是数字币本身,而当前被人们神化了的其实是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假币,由此,许多人把对数字假币的质疑和抱怨全部归罪于区块链,这是打错了靶子。当然,虽然区块链的应用范围十分广泛,数字币只是其应用领域中的一小部分,但毕竟就当前而言,人们一谈到区块链,极容易联想到的,就是数字币尤其比特币,这也许是因为比特币是区块链技术工作者向世人展示的第一个区块链应用实例。
对于比特币之流,我们之前讲过,它们都是假币,因为除金银以外的一切币都不能叫货币,而只能算是“信用币”,因此必须同时具备三个基本特征:一是定“锚”,如直接或间接锚定金银;二是要有国家主权作为信用支撑;三是要有法定性,由国家法律明确宣布为币。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央行即将发布的数字币(DCEP),才有望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数字货币,才具备法定货币的一切功能。
货币的本质是一种商品,而数字币的本质同理,也是一种商品,只不过是一种虚拟商品。作为虚拟商品的数字币,必须解决三个问题,即以加密技术来达到保真、以国家主权来保信用、以国家法律来保值。有人认为,区块链技术足以达到保真的效果,因此另外两个要求根本没有必要考虑。我们认为,这是一种无政府主义的浪漫与妄想,是技术绝对主义的一厢情愿。流通币必有发行者,在这个民族国家林立的世界上,发行权往往都掌握在主权国家手中,国家又怎么可能把这个核心权力彻底废弃掉(“去中心化”),甚或全盘让位于他国或全民(“分布式记帐者”)?!其实,这也是美国不同意脸书发布数字币的原因之一,因为美联储打心底儿根本不愿意让权于一个企业。同时,比特币也暴露了技术绝对主义的设计弱点,比如比特币数量有限且无法满足流通(只有210万个左右),比特币暴涨暴跌的商品特征更使其无法成为一般等价物(货币)。
区块链,作为经加密技术处理的交易全流程信息公示系统,是数字币的底层核心技术,但该技术不足以解决一个数字商品能够升格为一国之币的全部问题。但技术全能主义者们就认为这是可以的,中本聪的设计方案就是其中纯技术主义路线的典型,同样,人们对于比特币的迷恋,除了心照不宣的洗钱等非法目的之外,同样也有技术全能主义的意识形态影子。我们并不完全认同这种技术全能主义的前提假设,恰恰相反,在数字币的背后,除了加密技术作为支撑系统之外,还有应用生态系统问题,其中包括发行权和接链权等权限问题,比如这些权力是否开放,或在什么程度上开放等。这些问题之所以能成为问题,就是因为区块链技术并不必然排斥中心化,并且在算力优胜原则面前,“多数决”原则的理论假设恰恰成了技术全能主义者的悖论和恶梦。
其实,中国近期力挺区块链和数字币,背后也有其很多很复杂的现实考虑,而不只是作为一个科学技术研究的话题。其实,我国研究数字币也有六个年头左右,继几个月前中国央行公开对数字币全面表态之后,最近,中央最高层力挺区块链,随后《密码法》迅速出台,黄奇帆同志紧跟着宣布并阐述了中国的数字币,这些接二连三的举措,站的高的明眼人应该能看得出来,这背后有一个心照不宣的强大的“国家战略”,即在货币战争中,中国试图借数字币形式“弯道超车”,全面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想抓住这次金融开放的大好时机扩大战果,努力摆脱美元霸权,构建21世纪全新的世界货币话语体系!这是大国博弈的必然选择,也是走向强国的必由之路!至于人民币国际化对于中国未来发展的重要性,以及能否如愿以偿、稳操胜券,限于篇幅,此处无法详述。但有一点必须立场明确,即国家长期战略胜于短期得失。面对这些眼花缭乱的重拳信息,也有许多人还在纠缠于一些在我们看来根本不是问题或者并不重要的技术问题,比如区块链技术是否已经成熟到可应用于数字币、使用数字币会不会构成对个人隐私尤其财产状况的全面暴光等,这恰恰表明,我们还要加强这方面的科普与宣传,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最后修改:2020 年 02 月 12 日 05 : 52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